科学史七大荒唐诉讼:法定圆周率成笑谈

科技发展让我们的生活日新月异,但也有人从另类角度去审视这些新发现,甚至不惜为此提起诉讼。美国《CRACKET》杂志网站2008年12月28日载文,报道了科学史上7个“最荒唐”的法律纠纷。但其实,对科学发现提出质疑哪怕是诉讼,本身也可以说是具有科学的怀疑精神。

一、植物学家起诉“强子对撞机”

美国人沃尔特·瓦格纳在几个月前备受媒体关注,因为他去年3月对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实验提出诉讼,称其可能会毁灭世界。瓦格纳多次强调自己是一位科学家,但没有说他其实是一位植物学家。此人在核能方面的惟一经历,是曾在一家医院接受过核医疗。瓦格纳正式向美国地方法院提起对“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诉讼,要求美国法官禁止这项实验。除了欧洲核能研究中心,美国联邦能源部、费米国家加速器实验室、以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都成了瓦格纳的被告。瓦格纳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了控诉“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证据,说对撞实验产生的“奇异微子”足以把地球甚至整个宇宙变成一团奇异物质。同时,他说自己起诉“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惊人之举需要巨额花费(大约10万美元),急需各界捐款支持。但他没有提到自己2004年在夏威夷被控伪造学位,而且在他的网站上,也找不到有力而合理的证据支持其论点。瓦格纳坚信自己可以拯救世界,甚至把自己当作一位“英雄”。

受理瓦格纳诉讼的火奴鲁鲁法院最后裁定,没有司法权限去处理瑞士的事务(“大型强子对撞机”位于瑞士日内瓦郊区)。客观来看,瓦格纳这位植物学家不了解瑞士不受美国管辖。他认为,欧洲核能研究中心应接受夏威夷地方法院对此案的管辖权,他本可以在法国或瑞士提出诉讼,只是为了节省开支,才决定在美国起诉欧洲核能研究中心。

二、电子计票机起诉电脑专家

美国电子计票机公司“红杉投票系统”,2008年3月向普林斯顿的电脑专家提出诉讼,试图阻止他们研究投票机,因为这样会严重影响公司的生意。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团队在2006年夏天,借助一种病毒程序,成功“攻陷”了“红杉”公司推出的触摸式电子计票机。电脑专家的研究表明,这种计票机根本不能计数,有时连启动都有问题。选举委员会的办事员发现,这部专门用来计算选票的机器根本不能工作,所以才请电脑专家检查。

红杉投票系统的副总裁发表声明说:“我们会努力保护我们的软件,任何与此有关的言论和调查,都侵犯我们的知识产权。”这就意味着,人们连讨论这个“可笑”的计票机的机会都没有。幸好法庭驳回了这个诉讼要求,因为如果诉讼成立,那么,顾客所购买的产品即使不能用也不能投诉。这样一来,苹果公司绝对可以把一块砖头放在纸盒子里面,当成iPod卖出去,而顾客还不能有异议。

三、法定圆周率成笑谈

189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试图通过一项“愚蠢的法律”,规定圆周率(圆的周长和直径之比π,约为3.14)的数值是4除以5/4,即3.2。这项“246法案”先后被送到该州的湿地委员会、教育委员会以及禁酒委员会征询意见。

该州差一点儿就通过了这项法案,谢天谢地,一位数学家偶然看到了这项法案,并以充足的证据游说该州有关法学家,这项法案最终被否决了。今天,众所周知,“π”已精确到小数点后1011196691位,这项成就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如果全部写出这个由十多亿个数字组成的数,《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是做不到的,因为地方不够。无法想像,如果圆周率真的变成了3.2,这个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

四、水会有记忆还能“数字化”?

1988年,法国免疫学者雅克·本伍尼斯特发表的一篇论文称,溶解在水中的药物可以给水留下“记忆”,即使已经被冲泡了很多次,原本的药物一点儿都不存在了,水还是会保有这种记忆。本伍尼斯特的这篇论文竟然被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显然,编辑连内容都没有看就按下了“打印”键。本伍尼斯特还表示,水的这个记忆还可以“数字化”,并且能通过电话传递。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打个电话给水,问它保留对所溶解的药物有什么记忆。

当然,本伍尼斯特的言论遭到科学家的抨击,其中包括199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法国人乔治·夏帕克以及法兰索瓦·雅各布。当他们批评本伍尼斯特的言论是一派胡言后,本伍尼斯特为此向他们提出诉讼。好在法国的法院根本没有受理本伍尼斯特的控告,因为法官们也认为这项控告荒唐可笑。本伍尼斯特也因发表这一发现,而丢掉了自己的科研经费、实验室和在学术上的地位。

五、维生素能治愈艾滋病?

维生素确实是好东西,但它不可能治愈艾滋病。如果你认同维生素可以治愈艾滋病这一观点,那么,你可能会像曾任英国《卫报》专栏作家兼记者的本·高达克一样,付出150万美元的代价。本·高达克作为记者,帮助马塞厄斯·瑞斯发布了“应该向南非运输大量维生素,因为维生素可以治愈艾滋病”的整版文章,高达克事后承认,“为了钱和好玩,撰写了这个文章。”而名为医生的马塞厄斯·瑞斯,实际上是一名维生素生产商,他只是想给自己招揽更多生意。南非的法庭禁止马塞厄斯·瑞斯和同伙,继续向艾滋病感染者发布关于他们的维生素合剂“Vita-Cell”有医学效果的广告。由于这个广告根本无法得到认同,马塞厄斯去年9月在英国法庭起诉了高达克,而倒霉的本·高达克也因此赔上了自己的记者生涯,当然还有150万美元的赔偿。

六、工业组织反对保护北极熊

当美国生物多样性中心计算了北极熊的数量之后,专家们发现北极熊已经濒临灭绝了。该中心通过法律程序,要求政府改变北极熊的物种状态,希望从原先的“面临危险的”改为“频临灭绝的”。去年5月,美国政府发布了《濒危物种法》,该法案禁止对“濒危动物”北极熊及其栖息地造成危害的开发项目。

但美国石油组织、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美国钢铁协会,这三大工业组织去年8月向美国内政部提出诉讼,声称它们在阿拉斯加经营的业务正遭受不公正待遇,原因就是要保护“濒危的北极熊”。如果北极熊不再“濒危”,三大组织的业务就可以更顺利地展开,它们甚至声称应该把原来“面临危险”的字眼也去掉。生物多样性中心海洋项目部主任布伦丹·卡明斯称,这三大工业组织的诉讼,将使“对北极熊的保护变得比以往更加没有意义”。

七、俄占星师起诉美国撞彗星

美国航空航天管理局(NASA)的“深度撞击计划”,是想探索彗星里面到底是什么。为此,他们在2005年7月4日,把一个300公斤的铜制“子弹”,以每秒10公里的速度射入彗星9P。但这个计划完成之后,俄罗斯占星师马林娜·巴伊以“破坏宇宙自然平衡”为由,一纸诉状将NASA推上了俄地方法院的被告席,并要求3亿美元的赔偿。这位占星师认为,NASA的这一做法,改变了彗星9P,也打破了宇宙的平衡,从而让她的占星图不再那么灵验,她也因此受到了精神上的煎熬。

当然,俄地方法院还是以没有司法管辖权为由,拒绝了这一诉讼。而事实上,马林娜的占星图上根本没有彗星9P。即使她想要指控NASA影响了她对未来的预测,也应该找一个在占星图上存在的星星,或许还能有点价值。

作者: 
来源: 
转载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