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女生早恋遭母亲反对跳楼自杀

同学们在网上悼念漂亮的Amy。

紧张的期末考到了,但广州市第25中学初一某班的同学们却陷入了悲伤之中。因为前一天晚上,开朗又漂亮的女生Amy(化名)因早恋遭到母亲反对,加上期末考的压力,从家中8楼纵身一跃……

近年来,中学生自杀事件层出不穷,而期末考试前后,更成为压力的积蓄爆发时期,记者在上百人的中学生Q群中调查发现,一成学生坦言在期末考前后有自杀念头。“在期末阶段,学生的焦虑情绪是扩散性的,一点小事化为大事。”广州团市委12355心理热线专家何维说。她还认为,广州中学的预防自杀教育几乎是一片空白,同样地,这问题在家庭教育中也未引起足够重视。

 缘起:两个孤独孩子的致命恋情

“Amy是音乐科代表,人缘好,成绩也可以,真没想到昨天还有说有笑,今天就永别了……”事情发生后,不少同学整天沉默,晚上失眠。

据负责老师和同学介绍,1月5日当天,Amy与另一个班的苏同学在街上谈恋爱被妈妈发现,妈妈于多位熟人的注视之下,强行拉女儿回家。晚上母女俩又激烈争吵,Amy愤而跳楼。

据同班好友文仔和阿菲(化名)透露,在事发前一两周,家人一边责备Amy早恋,一边要求她努力备考,Amy感受到来自感情和学习的双重压力,常诉苦。过去几周,Amy曾说“活着没意思”,QQ签名上写“死亡的坟墓”,但当时并未引起重视。还有同学展示了Amy的遗书,是写给另一个男友的,大致说,她和苏同学没关系,但现在又不得不和对方在一起,两周后就能摆脱到苏同学,同学们都未能解读其意。

青少年心理问题专家高菲说,不少学生沉迷早恋的原因是缺少家庭关爱。Amy父母忙于做生意,同时重男轻女,偏爱弟弟,她从小学三年级起就恋爱。而苏同学同样是缺少家庭关爱的孩子。事发后,苏同学已回家乡休养。

现在,校方请专家对Amy班上同学进行辅导。文仔和阿菲透露,班上有十余个同学谈恋爱,不少同学也产生困惑与迷惘,尤其是临近期末压力陡增,但只有两个同学去过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对此,负责老师也坦承,这个学期才开设心理咨询室,不少同学还未习惯。

  学生:期末多焦虑,学校几无心理辅导

期末考试前后,一半学生承认比以往更焦虑,有压迫感,甚至有一成学生称“这时候真想一死了之。”就如男生小刚虽然已考过期末考,但表示,“老师说我们考不到80分,就要罚抄好多遍政治书!哪有心情放寒假啊!”而高一男生阿神则反映,有同学因为 “其他同学拍拖他就没有,不讨人喜欢”,加上成绩不好,最近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在期末阶段,学生的焦虑情绪是扩散性的,一点小事化为大事,最终承受不了。”何维说。尽管如此,记者调查了十余间中学发现,近八成没有在考试前后提供专门的心理辅导。临近期末,何维也联系一些中学进行考前心理讲座,但多数学校以抓学习太忙为由拒绝。何维建议,学校有必要进行团体心理辅导讲座,教会学生考前放松。

 探讨:中学预防自杀教育如何进行?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公布的《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中学生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考虑自杀,另据近年广州团校调查数据显示,市中学生中有自杀或企图自杀行为的占7.7%,早恋、学习、家庭缺乏关爱、人际关系不良是主要原因。专家认为,家庭应和学校联动开展预防自杀教育。

 学校:心理咨询室专业化低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心理科专家指出,到医院心理科就诊的有自杀倾向的大学生,此前多在学校心理诊室接受过辅导,而来就诊的中小学生大多没有接受过心理干预,其实中学的心理咨询室在挽救自杀者方面应起到重要作用。记者调查发现,超过九成的学生没有向心理老师求助的习惯,很多原因是觉得“老师不可信任”,“去那里是有病。”,还有“作用不大”。东山口附近某重点中学高二的宝君说:“好像学校没怎么宣传,我对此一无所知。”另一所名校的学生古仔说:“咨询室开放之初还有不少活动,但慢慢老师太忙了,没怎么搞,我们多是向同学求助。”而另一名职校二年级的阿喵说:“心理咨询室平日都关着,有上级领导来检查时才开门。”

另一方面,中学心理咨询室的专业性也受到质疑。何维认为,预防自杀心理危机干预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但目前不少中学缺乏专职心理老师,让其他任科老师在接受几天培训后就兼任。记者调查广州市十所中学发现,有7所没有专职的心理老师。对此,广州培正广地实验学校校董许宏宇也认同:“学校没有专业的心理咨询人员,这样心理咨询室就形同虚设。”

同时,学校心理老师的双重身份也影响了功能的发挥。“就如学生因早恋向心理老师咨询,而兼任的政治老师该从什么角度去辅导呢?他可能说这是违反校规。”对此,何维呼吁,“中学内的心理咨询室应该是社会独立机构,而不应被学校管理,同时一定要带入专门的心理咨询师。”

那么,在中学里应如何开展预防自杀教育呢?不少中学负责人担心这会引致学生胡思乱想,“学校可开设增强学生心理承受能力的讲座,从此角度切入。”何维建议。而已进入高校开展生命讲坛活动公益团体“爱在广州”专家金白表示:“学校的心理教育总采用自上而下的方式,这更令学生产生自卑,建议可以同伴教育的方式进行,找心理健康的学生与有自杀危机的同学互动交流。”

  家长:也需要上青春期心理课

记者调查发现,只有两成中学生愿意向家长倾诉心事。一名学生告诉记者,“有次我深情地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妈妈却立刻说:‘说,要我给你多少钱?’”该学生感觉很失落,以后有烦恼,都不向父母倾诉,“反正父母也不会重视我的想法。”

专家认为,家庭应和学校联合搞好预防自杀教育。不过,高中生家长古先生表示,“孩子出问题,家长若向老师反映,孩子会更生气,事情更糟。若家长和孩子之间产生冲突,只能先让孩子平静,等过一段时间后再和老师沟通。”

而在记者调查的十所中学里,虽然有一半的心理咨询室也面向学生家长服务,如广东省实验中学,但校方负责人也坦承,咨询的家长不多,“家长对这还不太了解。”何维呼吁,学校有必要多给家长开设青春期心理学课,加大宣传力度。另外若因孩子早恋而产生困惑,家长首先不要粗暴制止,还可以咨询心理专家。

作者: 
来源: 
信息时报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