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还原恐龙不靠谱 模样或颠覆传统观念

想象一下,数百万年以后,当外星人来到地球,试图通过化石来复原今天的生物,他们画出来的猿猴、大象或鸟类会跟现在一样吗?人们肯定产生过这样的疑问:真正的恐龙是否和古生物学家描绘的,或者电影中所呈现的一样?已经灭绝的物种能否复制?古生物学家的描绘是否严谨?是否存在严重错误?如今霸王龙的形象已经为人们熟知,假如人们回到白垩纪并且遇到一只真的霸王龙,能否一眼认出来?

化石还原恐龙不靠谱 模样或颠覆传统观念

西班牙《趣味》月刊10月号刊登题为《外星古生物学》的文章称,想象一下,假设外星的古生物学家来到地球寻找化石。人类文明已经消亡了数百万年,地球上几乎所有动物都在一场星际战争中灭绝。这些外星科学家尝试着利用化石复制我们这个时代的动物,例如牛、大象、鸟和猴子等。那么结果将会如何?

文章称,也许这有些异想天开,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虽然外星科学家和艺术家掌握着先进技术,但却不具备有关地球动物的生活模式和真实外貌的必要信息。此外,由于受到自身习惯的限制,因此很容易犯下错误。

例如,他们只找到一头河马的头盖骨化石,并在上面发现了这种食草动物用来恐吓敌人的长牙。于是他们就认为这种动物可能是那个时代最危险的超级掠食者。巨大的下颌骨和骇人的牙齿也是佐证。由于并不了解河马的皮肤、脂肪和其他软组织,他们只能根据头盖骨来推测河马的外貌。

再举个例子,外星来客在研究一个狒狒的头盖骨时发现,牙齿上面和有毒动物一样布满细小的管道。于是他们推断,这种灵长类动物能向猎物体内注射毒液。由于他们并不了解狒狒的毛皮、耳朵和嘴唇,因此把它们描绘成一种瘦骨嶙峋、面目恐怖的动物。

文章称,古生物家达伦·奈什与古生物艺术家C·M·柯塞曼、约翰·康韦和斯科特·哈特曼合著的《所有的昨天》一书充满了奇思妙想,对有关人类过往历史的旧观点发起了挑战,同时表现出作者对人类发展的敬意与热爱。从科学角度出发,这本书也颇为严谨。该书非常值得恐龙爱好者一读,因为它有助于了解古生物复制是如何随着新发现的不断涌现而向前发展,又是如何因为受到缺乏想象力和保守主义的局限而陷入停滞。

奈什指出,复制一个已经灭绝的动物并非一件可以自由发挥的艺术作品,在提起画笔之前需要参考大量研究资料。将一具骨架连接起来,并在正确的位置添上肌肉,最终使其具有科学价值,绝不是一件凭感觉就能完成的任务。专家虽然在灭绝动物的体型和某些肌肉特征等方面会有不同意见,但在这方面的观点基本上是一致的。

例如,现在霸王龙等食肉恐龙的大腿比过去要粗得多。专家经过数次研究发现,食肉恐龙的大腿和尾巴根部的肌肉体积可能非常庞大。因此比起科学家过去的观点,这些巨型猎食者应当站得更稳、跑得更快。食草恐龙尾部的体积过去也被低估了。科学家以前根据化石认为它们的尾巴就像鸭嘴一样。现在的古生物艺术家都会把食草动物的尾巴画得更加粗大。

布满皱褶和疤痕的皮肤才是最大的难题,因为皮肤很难变成化石,但是动物的外貌在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皮肤。此外,还要考虑到能使身体产生曲线的皮下脂肪,以及覆盖在皮肤上的鳞片、甲壳、羽毛等。在这个阶段,一个小小的错误或疏忽都会让古生物艺术家画出一个怪物。

在某些情况下,古生物艺术家会凭空想象某种灭绝的动物身上覆盖着羽毛或者毛发,但却没有实证。他们担心被指责不够严谨、耍小聪明。但他们也不希望作品与大众普遍认为的样子相去甚远。例如,有些人认为长着羽毛的恐龙形象非常可笑,“就像母鸡一样”。羽毛遮盖了骨骼突起和肌肉组织,古生物艺术家为了画出恐龙的形象可谓煞费苦心。也许他们只画出了一部分羽毛,其实并不多——尾翎、像莫西干头一样的冠羽、脊背上稀疏的羽毛。

文章称,有些插画家依然习惯于给恐龙画上裸露的皮肤或者鳞状皮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恐龙的皮肤都被画成紧贴着骨骼。其结果就是一个骨骼和肌肉形状毕露的怪物,最终变成《所有的昨天》作者口中的生物塑化动物。

电影《侏罗纪公园》和《侏罗纪世界》当中的迅猛龙就是生物塑化恐龙的最佳例证。这些由好莱坞创造的恐龙的皮肤清晰地显露出下颌骨和头盖骨的形状。迅猛龙的爪子也是瘦骨嶙峋。甚至连能够减轻头骨重量的凹陷或空洞都能看得出来。在电影里,迅猛龙的皮肤是鳞状的,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科学界普遍认为其身上覆盖着羽毛。

虽然《侏罗纪世界》风靡世界、影响颇广,但或许有人会说,这只是一部科幻电影。然而,在专门为科学爱好者创作的书中,在自然博物馆的展柜中,同样可以看到这种类似于生物塑化动物的复制模型。

受到这一趋势影响最大的可能是就是翼龙。在这种早已灭绝的飞行爬行动物的族群中,最著名的当属翼手龙和无齿翼龙。绝大多数翼龙的化石都被一层由粗纤维构成的羽毛覆盖,然而它们呈现在人类面前的形象却通常是皮肤裸露、瘦骨嶙峋,毫不符合空气动力学。

文章称,可以确定的是,在现存的动物中,连爬行动物都不会把骨骼的形状暴露在外。超越生物塑化动物的形象,利用舒缓而自然的线条将灭绝动物呈现给世人,对很多古生物插画家而言都是一个挑战。虽然可能受到传统画法拥趸者的嫌恶,但是为恐龙画上羽毛得到了最新发现的佐证。现在越来越多的插画家为恐龙画上了羽毛或毛发、圆润的面庞、皱纹甚至皮下厚厚的脂肪。总而言之,现在的恐龙不再那么恐怖,变得更加真实。

另一方面,新的美学流派也不再那么抵触古生物学的严谨,而是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态度。最近20年来出土了大量长有羽毛的恐龙化石。化石证据显示这些恐龙身上确实覆盖着羽毛或毛发。在很多标本身上都发现了羽毛,或者说类似于毛发的原始羽毛结构覆盖动物全身的情况。这些恐龙从头到脚都长满了羽毛,比我们印象中的恐龙显得更加壮硕和圆润。

包括迅猛龙在内的某些恐龙前肢的形态非常像鸟类长满羽毛的翅膀,与以往电影或者插画作品当中呈现的瘦骨嶙峋的爪子相去甚远。每年都会有新的皮肤化石出土。因此古生物艺术家在决定是否给恐龙画上羽毛或者鳞状皮肤时,掌握更多信息作为合理依据。还有的恐龙一部分皮肤裸露,一部分皮肤覆盖着羽毛。例如,一种在西伯利亚发现的被命名为“Kulindadromeus”的恐龙头部和躯干长满羽毛,但尾巴上却是鳞状皮肤。这种与鸟类之间的进化距离较大的小型食草恐龙的皮肤情况非常复杂,不同区域的皮肤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特征。

种类最多的鹦鹉嘴龙的大部分身体被鳞片覆盖,但尾巴与下背部却有鬃毛状的结构。这种体型巨大的有角恐龙长着像鸭子一样的嘴,留下的化石标本显示出其皮肤主要是鳞状皮肤。

以长颈著称的蜥脚类恐龙留给我们的印象往往是裸露着像大象一样的皮肤。然而,古生物学家在蜥脚类恐龙的蛋化石中发现了有着鳞状皮肤的胚胎。有些蜥脚类恐龙拥有由皮内成骨形成的装甲,有些的背上拥有尖刺。

有关最著名的恐龙——霸王龙是否长羽毛的问题,目前还没有皮肤化石标本能够给出最终答案。然而,古生物学家已经为霸王龙的中国表亲找到了答案。无论1.5米长的帝龙,还是生活在1.25亿年前的身长超过9米的庞然大物羽王龙,身体上都覆盖着羽毛。掌握最新信息的古生物艺术家很清楚,如果存在疑问,就运用亲缘关系规则。如果无法确定所要描绘的动物皮肤到底是什么样子,那么就依据其近亲来描绘。

文章称,《所有的昨天》几乎谈到了上述所有有待解决的问题。该书回顾了恐龙的形象在科学绘画当中的发展历程。书中展示了纽约艺术家查尔斯·奈特的大量作品。奈特以描绘史前动物著称,他的作品就是数十年来这些史前巨物在大众心目中的外貌发展过程的缩影。该书还对上世纪90年代初爆发“恐龙热”之后出现的复制恐龙进行了分析,并以《侏罗纪公园》为例,剖析了这些复制作品在骨骼和毛发方面出现的错误。插画家通过作品告诉读者化石所包含的信息是多么容易被人们误解。例如,总是充满新奇想法的古生物艺术家在见到蜂鸟的骨骼化石,很可能会认为它们属于一只吸血蝙蝠。蜂鸟的喙就像钻头,脚趾蜷缩在一起,翅膀短小,看似根本不适合飞行。看到蜂鸟的骨骼,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依靠吸食大型哺乳动物血液为生的吸血蝙蝠,但事实并非如此。

文章称,人们何时才能确认现在普遍被接受的恐龙或其他灭绝动物的形象是正确无误的?人们何时才能认清它们的真实面貌?或许这些问题的答案还需要等待很久才能够找到。然而,在化石挖掘、科学研究、绘画等领域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插画家具有推陈出新、摧枯拉朽的精神。灭绝动物的形象已经越来越接近它们真实的面貌,这是毋庸置疑的。 

来源: 
参考消息网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