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是怎样变成了“肥水”

我国早期建设的污水处理厂都没有除磷脱氮的工艺流程,造成了水体和海洋的富营养化、氮磷超标,并引发了水滑和赤潮。另一方面,山体贫瘠化严重,生态系统十分脆弱,如何解决“水富山贫”的环境困境呢———

“我总回忆起儿时那没有化肥的时代,农民在清晨急匆匆进城收购粪尿,为的是赶在露水未干前把尿施到菜地里;当你走在农村的小巷,你时常会看见两个孩子因抢一堆动物粪便而争执的情景。可见当时粪便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啊!这让我想起中国的一句俗语‘肥水不流外人田’。”在10月18日举行的“保护海洋环境免受陆源污染行动国际论坛”上,厦门市环保局长谢海生说,厦门市通过“引污水灌溉荒山”,扭转了“水体富营养化,山体贫瘠化”的环境困局,把污水变成了供应最稳定的“肥水”。

    林地成为污水天然处理场

当轻风吹拂过厦门市的狐尾山时,层层叠叠的马尾松、相思树、桉树……随风摇摆、“波涛”汹涌;走近一看,金色的阳光在树林中跳跃,成片的野菊花悄然绽放,而浓艳的绿色仿佛要从树叶上滴落下来。

有谁能想到这样一片美丽的树林是用污水灌溉出的?谢海生向记者介绍说,在2001年,厦门市环保局和市政园林局、厦门大学环科中心就开始在狐尾山和仙岳山进行“利用生活污水回灌山林地”项目的研究和实验。项目采用“氧化塘—污水输送—管网投配—林地—再生水回收”,实现了污水—土壤—植物资源再生的模式。通过对实验示范项目运行了3年的跟踪监测表明:污水显著促进了人工培育的相思林林下植物的生长、提高了马尾松林地幼苗的萌发密度,促进了人工培育的巨尾桉树的生长;还显著提高了林地土壤养分、微生物数量、促进了土壤酶活性;试验还表明,污水的水肥供给等有利因素大于不利因素,对于敏感植物的生长并没有明显的不利效应。

“引污上山”,树林不但获得了生长所需要的养分,肥沃了土壤,而且成为了天然的污水处理场。

 理顺海陆营养源

引污上山,既肥沃了土壤,又净化了水质,达到生态环境的双赢。谢海生说,这一成果来自于现实的迫切需求。近几年,厦门市近岸海域和地表水的富营养化越来越明显。检测数据显示:主要超标污染物为氮、磷。究其原因:一是九龙江流域带来了大量的污染物;二是厦门市陆源污染物;三是水产养殖污染物。

陆源污染物污染水质的主要方面,据介绍,2005年厦门市共排放工业废水约3914万吨,采用传统的二级生化处理工艺,在去除了工业废水中的COD(化学需氧量)的同时,却增加了氮磷的排放量;而城市污水处理厂,尤其是早期建设的污水处理厂注重消除COD,都没有除磷脱氮的工艺流程,污水处理厂所排放的处理后污水,氮磷超标,因此,集中处理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集中排污、集中污染,不能缓解水体和海域的富营养化;农业面源污染和禽畜养殖污染严重,成为水体和海域富营养化的主要污染源,厦门市现有规模化生猪养殖场668家,存栏数约为105万头,按照每头猪相当于5个人的排污量,畜禽养殖排污量相当于500万人的排污量。

一方面是厦门市山体裸露,贫瘠化严重,生态系统十分脆弱,修复和改善生态系统的任务十分复杂和繁重;另一方面,山体土石化,树林质量低劣、化肥农药超量使用,使得本该留在陆地的营养物质流入水中。山体和土地的贫瘠化,给造林绿化带来了很大甚至无法解决的问题;厦门市每年排入水中的污染物约有10万吨,使水体和海域富营养化,引发了水滑和赤潮。陆海营养物质的倒置不仅造成了水污染,还使得整个生态系统失衡。

 相当于建设了一座中型水库

“大量污水上山,有效保证山林地和绿化地有足够的养分和水分,能增强和修复其生态系统功能,而优质的山林地和绿化地能改善城市的小气候,形成强大的热量调节库。”谢海生说,夏天,水分通过植物的蒸腾作用,带走大量热量,缓解局部的热岛效应,调节温度,节省了大量空调用电;冬天,可以减缓因为冷空气南下造成的突然降温;在城区和山林之间形成局部的空气小循环,及时净化城市空气。因此,把倒置的营养源重新倒回来,实现“水贫山富”,才能构建绿水青山的优美生态环境。

除了生态价值外,引污上山达到了节约资源的目的。厦门市水资源十分缺乏,80%的用水来自于九龙江,而相对于日益增长的经济发展,资源和能源的短缺将长期存在。但是厦门市四座城市污水处理厂年排水6326万吨,按照每吨1元钱计算,相当于全市每年白白流掉了6326万元,如果利用这些中水,又相当于建设了一座中型水库。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世界上也没有污水,只有排错方向的财富。污水是最稳定的水资源,当用水和需水量很大时,污水的产生量和可再利用量也很大。”谢海生深有感慨地说。

作者: 
科技日报
来源: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