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力量在环保道路上艰难行走

环保第三方力量将首度聚会

国际一般称民间组织为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定义为“志愿性的以非营利为目的的非政府组织”。环保民间组织是以环境保护为主旨,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具有行政权利并为社会提供环境公益性服务的民间组织。

转折背景下的首次聚会

下周,500多名来自我国各个环保社团的代表,将在北京举办年会。这在我国环保NGO(环保民间组织)多年的发展历史上尚属首次。

截至2005年底,我国共有各类环保民间组织2768家,其中,政府部门发起成立的环保组织1382家,民间自发组成的环保民间组织202家,学生环保社团及联合体1116家,国际环保民间组织驻大陆机构68家。

在这几千家中,有许多社团,它们所组织倡导的活动,早已为我们所熟知。如“自然之友”、“绿色江河”、“北京地球村”以及“26度空调行动”、“保护母亲河行动”。

年会的组织者,是去年才刚刚成立的中华环保联合会。虽然同样属于民间组织,但由于其国务院批准、环保总局主管的背景,因此也被称为“官方NGO”。

“我们原计划是搞一个环保民间组织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但收到的反映说,这样的话官方味道太浓,和社团组织不是很吻合。这才决定以年会的形式召开,主要是交流探讨,先进集体和个人事迹只是作为会议材料印发给大家。”中华环保联合会副秘书长李恒远告诉记者。

李恒远还告诉记者,这个民间会议受到有关部门重视,全国人大环资委、全国政协人资环委、民政部、外交部、农业部、发改委、林业局等10多个部委局的领导同志都将出席。环保总局周生贤局长也会做有分量的演讲。“主席台肯定坐不下,只能在下面铺张台布、放个茶杯将就了。”李恒远笑着说。

据透露,本次环保NGO年会,除了交流环保社团本身该如何发展,还要商讨作为政府、企业之外的第三方力量,如何在环保工作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李恒远说:“第六次全国环保大会的召开,松花江污染等重大环境事件的影响,‘十一五’环境规划实施的艰巨,以及国家对公众参与环保的明确要求,都将使今年成为我国环境事业不同寻常的转折年。这就是本次环保NGO年会的背景。”

不可或缺的第三方力量

“我国的环保民间组织发展很快,贡献很大,已经成为我国环境事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力量。”李恒远说。

宣传教育是我国环保民间组织开展的最普遍的工作。此外,扶贫解困发展绿色经济,关注弱势群体,维护社会公众的环境权益也是一些环保民间组织长期致力的工作。而作为一种民间力量,对政府和企业的环境责任开展社会监督,已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2002年,重庆市决定在主城区建30万千瓦燃煤发电厂,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组织市民召开研讨会,建议政府停止这项以牺牲重庆市主城区空气环境为代价的工程。2003年底,重庆市政府停建该工程。2005年全社会质疑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的事件,不仅由国家环保总局叫停了这个工程,而且最终推动了《推进公众参与环境影响评价办法》出台。李恒远说:“在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环保社团的作用尤值得称赞。比如‘自然之友’对滇金丝猴、对藏羚羊的保护,南京环保社团‘绿石’对中华虎凤蝶的保护。这些社团所具有的敏锐性和前瞻性,以及高度的责任感,在早期可以说是填补了政府的空白。”

环保NGO也要可持续发展

去年,由于经费不足,超过60%的环保民间组织没有自己的办公场所;96%的全职人员薪酬在当地属中等收入以下水平,其中43.9%的全职人员基本没有薪酬。

然而,经费不足,只是众多环保NGO所面临的主要困难之一。

“首要是认识问题。有些政府部门对环保社团的作用缺乏正确认识,存在‘怕添乱、怕麻烦’以及重管理轻发展,重限制轻扶持的思想,怕被监督,总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些企业担心环保民间组织的发展,监督力量的增大,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而公众对环保民间组织的了解不够,志愿服务的意识还很淡薄。这造成环保社团在活动、人才、资金等方面面临重重阻力。”李恒远说。

在经费问题上,相对市场经济成熟的发达国家而言,我国政府对民间组织的资助极少;而社会公益捐助意识又比较淡薄。一些企业长期使用国家的环境资源能源,而发展起来以后,对怎样回报社会,怎样体现社会责任感却没有相应的意识。

“环保民间组织的另外一个障碍,就是政府环境信息的公开做得很不够。国家已经明确了公众参与环保的法律地位,而公众参与却没有一个准确的信息渠道。企业的排污情况、水质情况、饮用水水源地情况、企业排污情况已经对百姓有影响的环境信息不公开。环保民间组织社团是最大的公众参与的力量,没有信息来源,就谈不上有效参与。”李恒远告诉记者。

作者: 
人民网
来源: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