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考古:改写人类进化史

 

  百色旧石器的发现与研究,被认为“改写了人类进化史”,对进一步研究东亚早期人类的起源、演化和相关环境背景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慰文说,百色的意义不仅是百色的,可以解决我国秦岭以南、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同类遗址的相关问题。

  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前馆长、法国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德隆美说,百色手斧不是百色的,是全中国的、全世界的。

  美国史密森研究院人类进化署首席科学家鲍立克博士说,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教科书写着,中国的古人制作的石器比其他地方落后,而现在研究发现,百色旧石器的制作工艺与欧洲、非洲、中东等地的制作工艺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个研究成果把教科书里的说法都变成历史了。

  中国科学院院士刘东生1999年初到百色盆地进行实地考察后认为,百色遗址在第四环境变迁和人类进化、迁徙研究方面的潜力巨大,其重要程度将不亚于周口店。

  百色的盆地、手斧、阶地、文化,在世界上树起了鲜明的形象。

作者: 
华南新闻
来源: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