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着,切勿抑郁着

主持人的话:据报道,面临就业的毕业生、领导层的职业女性等已成为了当今抑郁症高发人群的一员,显示出职业因素是成年人抑郁心理的一个重要诱因。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事业上的挫折容易增加上班族的压力,假如不能及时排解抑郁,就会对人造成伤害。你曾因为职场频频受挫而产生抑郁倾向吗?你怎样消除不良影响、恢复斗志?

总监丢掉了饭碗

■孙健42岁信息化主管

中年人的职业困惑以前只是在电影小说中才见到,没想到这么快也降临到我的头上。前几年,我也许是具备多年海外留学的专业背景,回国工作上也算一帆风顺,奋斗目标明确,加上肯吃苦耐劳,总算做到了外资企业集团IT总监。有一段时间,好几家猎头公司频繁地向我伸出橄榄枝,作为重点跟踪对象,自己的感觉顿时轻飘飘起来,沉浸在未来一片光明的虚幻之中。

好花不常开,命运终于向步入中年的我昭示其严酷的一面。去年年底,我的职业生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集团董事会做出了整体出售全部股份的决定。身为集团公司的高层领导,虽然拿到了高额的补偿金,并以极好的工作评价,在合同期满当日起自然“下课”,总监的乌纱帽须臾间就飞了,人仿佛乘上了嘉年华的过山车,从高空一下子跌入了无底的深谷,个中的失落和郁闷感唯有自知。

高处不胜寒,有了以往的经历和优越感后,自己的心态变得十分复杂,高不成低不就,较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得赋闲在家调整。前些年的摸爬滚打后有了些底子,我们的小家应当算得上衣食无忧,也许是性格上太爱追求完美和成就感,以前整天忙忙碌碌,突然一下子闷在家里,工作上的挫折感使我逐渐变得郁郁寡欢,而且脾气也越来越坏。一地鸡毛的家庭琐事也会大发雷霆。孩子哭,老婆骂,好好的一家被折腾得鸡飞狗跳。最要命的是我经常身不由己地对着天花板发呆,家里人都害怕我可能得忧郁症或精神失常。

张国荣的自杀事件给了我很大的震动和启示,对现代都市忧郁现象的社会关注加上各界传媒的浓墨重彩,促使我开始深刻反思起自己的心理问题。我主动约心理顾问“投医问药”,热心的好友还向我推荐了不少心理咨询方面的网站。一些同病相怜的网友与专家教授在BBS上共同探讨倾诉,在言谈笑骂中压抑感明显减轻了。观念一转变,行进的路途也就宽泛了许多。以后峰回路转,我又获得了新的工作岗位,久旱迎来了及时雨。

妻子帮我找工作

■源德30岁贸易公司职员

六年前,我性子耿直跟公司领导层发生冲突,一气之下丢了第一个饭碗;新找的那私企老板又犯了案子“进去”了,我又丢了饭碗。

回到家,妻子怪我还跟毛头小伙子一样冲动。我则满心是打不开的结:堂堂大学英语专业文凭的我,当年待遇多好,怎么就倒霉起来!我始终振作不起来,出去找工作都不了了之。妻子劝我去一些层次稍低的地方,我的自尊心又不肯。

孩子一天天长大,家里经济日显紧张。当会计的妻子到处兼职,我看着越发胸闷,有一阵子门也不出,怕人耻笑我要老婆养活。愧疚、愤懑,我的脾气也一天天大起来。

某天妻子托人找了份英语家教的差使,我去了,心情烦闷依然,不过同时发现自己在家生闷气已开始荒废专业,不由脑子清醒了一些。后来我听从妻子去一家公司试工。从被录用的那天起我一下子恢复了精神。

重新拥有职位和薪水后,我终于能从容地反省了。其实当时失业的痛苦被自己夸大了,能及时听家人的劝说或许不会走这段弯路。

经历换岗大震荡

■季民德43岁机关工作人员

没有想到,老天赐予我不惑之年的礼物竟是单位的突然破产。厂里懂点技术的领导不是跳到别的单位就是自己创业去了,而我们这些平时只管动嘴皮子的管理者却在一夜之间沦为了三无人员。

托了无数人情我终于在某机关谋了份差事,不过我的企业编制却无法在一时间改变,我成了外聘人员。四十岁的人,我第一次有了寄人篱下的感觉。没有正式编制我不但工资奖金跟人家差一大截,连身份也似乎低人一等。我再也无法体会到当年在单位受人尊重的感觉。以前对我来说只是摆设的电脑,现在却成了每天陪伴我的工作伙伴。怎样建立文档、怎样上网,这一堆近乎弱智的问题我却只能厚着脸皮向同事讨教。人到中年,学习能力降低,有时候重复问上两三遍,同事的脸上会露出不屑及厌烦的表情。我只能将这一切白眼都忍耐下来,可是心里却总像堵着块石头一样憋闷。

我开始害怕遇到朋友,尤其是正值意气风发的朋友,于是我想尽办法推脱一切聚会。生活圈越来越窄,我变得沉默、孤僻并且脾气急躁。幸亏我的家人及时发现了我的反常举止,在我无理取闹时他们保持宽容,直等我情绪稳定后再旁敲侧击地进行安慰。儿子特地买回《卡耐基全集》送我。现在我的心态已经恢复平和,回想自己当初跟抑郁症仅剩一步之遥真有点让人后怕。

作者: 
来源: 
新闻晨报
栏目: